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长命酒师

第两百五十六章 凋零与新生

长命酒师 | 作者:山过 | 更新时间:2021-01-14 06:59: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不灭神王沧元图万族之劫骑士征程重生大秦我为皇剑来终极斗罗极品上门女婿极品全能高手圣墟
  丁醒示意群修潜落湖底。

   除了鬼丧驻扎湖岸,等候忘阳老魔回归,余者全部跟着丁醒进了墨宫。

   昨晚他们赶来山中湖时,曾被丁英楠告知过有关墨宫的情况,正是凭借这一座坚固洞府,才能抵御住赤霄部落修士的围攻。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初听丁英楠提及,他们设想不到墨宫的诡奇之处,当他们亲眼目睹宫貌,并经历九宫禁制的运转,才有叹为观止的感慨,且都忍不住嘀咕,如果他们不来参与护法,那些赤霄修士能否攻破这一座墨宫洞府?

   赤霄修士已经死光,他们再也得不到答案了。

   “听英楠讲,这座洞府是呼延祖师赏赐给你的?”何夕景随着丁醒在诸宫穿梭时,想起了这件事,好奇找丁醒求证。

   “的确是呼延祖师所赐。”这在琼台派不是秘密,何夕景是沧霞派弟子,他并不知情,丁醒与他简要解释:“原本是墨河遗宝,被呼延祖师在一座冰山结界内取了出来。”

   “他能把这样的重宝赐给你,你应该是立了什么功劳吧?”何夕景以前并没有听说丁醒与呼延祖师有什么关系。

   丁醒回答道:“何师兄忘了吗,当年我前往魔域寻找呼延萝师姐,正是你帮忙追查到了线索,那位呼延萝师姐正是呼延祖师的后辈。”

   何夕景点点头:“哦,对,你为了呼延祖师家的族人冒了这么大风险,他理应犒赏你……”

   他与丁醒并肩前行,闲聊着叙话。

   他女儿杜挽袖默默跟在后面,原本对两人交谈内容颇感兴趣,听的比较专注,不过听到呼延萝的名字时,杜挽袖不禁皱一下眉毛,接下来两人再说什么,杜挽袖就直接无视了。

   杜挽袖之所以从魔域跑到巍国,明面上的理由是躲避战火并寻找生父,其实就是为了找丁醒,她从当年丁醒在焦土长坡不辞而别开始,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丁醒。

   但她在巍国人生地不熟,也没有借口直接登上丁醒的家门,于是才想起了生父何夕景。

   她认下这个父亲的初衷,仅仅是为了方便与丁醒接触,不过今天见到丁醒以后,她发现丁醒貌似已经遗忘当年与她建立的浅薄交情。

   就算丁醒心里还记得,那又如何呢。

   丁醒已经结丹成功,只要今后不遇杀劫,寿数将有五六百年之久,而她结不成金丹,那么丁醒闭一次长关,她可能就要坐化了。

   今次一见,再见怕是无期。

   她追寻丁醒的一厢情愿,在长生之路上显得微不足道。

   但她偏偏是一个固执的女人,无论再不值一提的事情,只要她心中认定,死也不会回头。

   当然,心中苦楚也只有她自己去默默品尝。

   她性情冷漠,又不喜言辞,无谁知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心事,她也从不找人倾诉。

   等到了墨宫的议事殿里,丁醒赠送她一坛‘金风玉髓’,并安排她与何夕景前去一间密室试酒,她给丁醒道了一声‘谢谢丁师叔’,就再没有其它言语交流。

   丁醒望着她的背影,出神片刻,脑海浮现出两人上次相处时的情景。

   却是一闪而逝,旋即又抛之脑后。

   “一剪,你去准备宴席,我要邀请诸位远道而来的同门。”

   这座议事殿是丁醒专门开辟出来,日常用于会客,举办宴席,殿中的座椅食台全是现成的,一剪道人只需要张罗一批灵酒就可以,差事并不繁重,不过在场的月醒酒庄子弟仍旧一窝蜂簇拥到一剪道人身边,前去听从调遣。

   除了何夕景与杜挽袖父女暂时离开,其他修士目前共聚一堂,正站在殿中开怀畅谈。

   丁醒在这些参与护法的修士身上扫了一遍,他们有些来自千锤炉庄,有些出自狮井茶庄,还有几位是沧霞派弟子,除了牧野铁手见过丁醒,其余都是第一次与丁醒碰面。

   丁醒拿出宽和姿态,并逐一与他们交谈,详细了解他们的出身,回头每人都会收到丁醒的礼物。

   这一次的护法行动,功劳最大是青卷大王,但这位猿王别说讨要谢礼,它连养伤都不愿意麻烦丁醒,丁醒以‘碧血丹心酒’替它子嗣破解了奴印,它是遵守承诺驻扎山中湖,与赤霄修士斗法被它当作承诺的一部分。

   其实在场这批修士,或多或少都是因为欠了丁醒人情,这才千里迢迢跑了过来。

   包括乔惜妃在内。

   真正不是为了偿恩的修士只有一个忘阳老魔,这老魔是准备投靠丁醒,继而在巍国寻一个落脚地。

   主位座椅摆了四把,忘阳老魔随时都会折返回来,丁醒可不会漏掉忘阳老魔的席位。

   此时何夕景正在偏殿试酒,丁醒不着急开席,他在陪着乔惜妃叙话。

   两人多年未见,所聊都与往事有关。

   丁醒问起她外公外婆的近况,她出生不久,父亲孟小汤与母亲乔文秀就前往冰华山一去不归,她是跟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

   丁醒只是随口一问,她却脸色黯淡,低声说:“他们早就坐化了,与凡人一样寿终就寝。”

   说到寿终,丁醒也微微叹了口气。

   伯祖丁尘之早在十余年前也是坐化终老,当初丁醒离开月醒酒庄,前往魔域游历,丁尘之宣布闭关,丁醒给他准备了足够多的‘八果花粥’,但他持续饮用灵酒,冲关十多次却始终不能成功。

   直到丁尘之耗空寿元那一刻,仍旧待在洞府当中练功。

   ‘八果花粥’的药效非常强,但它不是万能药,仅仅是提升筑成玄胎的几率,却无法保证一定不会失败。

   其实不止丁尘之,丁醒的两个堂亲丁少磊与丁玉凝,再过三十年也要重复丁尘之的老路。

   这两个堂弟与堂妹,同样拥有丁醒提供的灵酒,但这些年他们屡屡冲关,屡屡功败垂成,直把他们弄的心灰意冷,已经绝了玄胎指望。

   好在他们的孩子青出于蓝,丁玉凝的儿子丁小烨玄胎大成,丁少磊的女儿丁小岚正在参闭生死关,如果不出意外,进阶应该十拿九稳。

   ‘小’字辈是丁醒给月醒酒庄的丁家子弟指定的名讳,取自‘小金云斗天文篆’。

   目前‘金’字辈已经到了出生时刻,正在成长。

   家族如老树,总有枯叶凋零,也总会有新牙诞生。

   丁醒作为族长,他的责任不是不惜代价挽救某一位至亲的寿命,而是把道统传给族人,并一代代的延续下去。

   谁最终能够得道长生,全看他们各自的能耐。
长命酒师最新章节http://www.7017k.net/changmingji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联盟绝活哥我能穿梭不同世界我在东京唱演歌吾乃深渊恶龙霍格沃茨的熊猫人教授银河系殖民手册1979闲鱼人生穿越明朝当暴君人在东京抽卡降魔祭献寿元能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