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我的诡异人生

1527、廷议

我的诡异人生 | 作者:白刃斩春风 | 更新时间:2024-07-10 15:05: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的模拟长生路谁让他修仙的!宇智波余孽被迫拯救忍界乱世书人道大圣父可敌国重回1982小渔村校花的贴身高手娱乐帝国系统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第1528章廷议

  天地中央,乌金巨柱支撑起的苍穹里,堆积着灰蒙蒙的暗云。

  那片昏黑云层内,隐约有紫红天根伏延游曳。

  ――大天的面孔或许就被那层层暗云遮蔽着,冷漠无声地观察着巨柱支撑起的这方人间。

  巨柱柱础四下。

  苏午、燧皇、李珠儿、丹加、鉴真等人聚集在此。

  燧皇只将一道投影留存于外,他的全部力量而今皆留存于李珠儿眉心的火焰螺纹之中,他仰头朝苍穹看去一眼,目光越过此间之天,看向‘天外之天’。片刻后,他垂下头,木着脸与苏午说道:“开天辟地,从来不该是某一个人应做的事情。

  若天下万众苍生尽皆参与此中,那就更好不过了。”

  “天下万众,不是早就参与此中了么?”苏午反问道。

  燧祖摇了摇头:“今之天下苍生,与其说是参与局中,倒不如说是被裹挟进了局中来。”

  苏午闻声,未有言语。

  在场其余众人,已然无法在苏午与燧祖的对谈之中插话。

  “远在汉末之时的你之因果,是你能否成就‘诸我归一’的关键,你知道那道因果无比重要,大天亦知道‘他’的重要性――你想与汉末之时的‘自我’完成归一,大天便必然不可能令你如愿。

  此去汉末,仍有诸多艰难险阻,绝非坦途一片。”燧祖又接着说道,“开辟新天,是为了遮护众生。

  但仅仅只是开辟新天,难以令我如愿。

  新天之外,‘大天’是死是活?

  元河是留是存?

  今之人道,又是否还要传续故始,继续绵延?

  这些问题都需要斟酌。”

  “是。”苏午点了点头,抬头仰望天外之天,出声回应道,“我今去汉末,需要解决三件事。

  第一即‘正本清源’。

  使人道接续故始,重立故始祭庙。

  归正人道根本,使人道源流澄清,而后人道方能长盛不衰。

  第二则是渡天下之人,使天下人而能自渡。

  如您所言,开天辟地从来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是某几个人该做、能做的事情,须要使天下之人尽可能参与此中,传授他们渡过劫数之法,使他们由须被人救渡,到能够自渡,及至最终,可以渡人。

  第三便是开天辟地。

  新天内外清明,天下太平,无有诡灾祸患,荡灭邪祟诸凶,使之尽为新天奠基。

  这是我的‘开辟新天’。”

  燧皇闻声,神色没有变化:“这三件事,每一件事真正做起来,都太难太难。不过,你既然有了成算,我又何妨一试?”

  他说话之际,薪火聚集而成的投影一瞬间融化作一道火龙,这道火龙缠绕在苏午手臂之上,与苏午身后的李珠儿隐隐牵连。

  熊熊火光里,一时响起燧皇的声音:“走罢!”

  苏午转头看向其余众人,众人安安静静地围拢在他身周,见他目光望来,也都笑着点头。

  他回过身去,一手按住身畔的乌金巨柱,故始社稷大鼎一刹那化作一团烈日,高悬在了他的头顶,人道本形生长出层层漆黑鳞片,盘绕在那团烈日周围,覆盖了苏午的身躯,在苏午脚下流淌成蜿蜒黑色长河!

  高悬于天穹中央、故始社稷大鼎所化的太阳,而今在那汹涌奔流的人道本形簇拥之下,又好似是一团烛火了!

  漆黑长龙盘绕乌金巨柱!

  苏午的身躯一刹那拔高,抱住巨柱,直朝那层层暗云之后隐藏的大天面孔抡了过去!

  轰!

  隐于此天之后的大天面孔,双目之中大天神韵缭绕,化作两口旋涡,旋涡之中,又好似长出了两条恐怖的臂膀――那两条臂膀一瞬间撕开了遮盖于它面前的层层暗云、此间天幕,两道紫红的手臂之中,又长出两张巨口,一刹那啃咬向了直抡而来的天柱超脱相!

  咚!

  天柱超脱相正砸在大天面孔之上,同时亦被大天眼目之中长出的那两条手臂紧紧抱住,掌中之口疯狂啃噬天柱,于天柱之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隙――在此一瞬间,盘绕于苏午臂膀之上的漆黑火焰如龙盘巨柱,蜿蜒而上,从苏午此端至于大天彼端――

  一道道火焰蜿蜒成火焰螺纹!

  燧皇首级从天地尽头一刹那威临于此,他木着一张脸,眉心火焰螺纹化作了一轮漆黑大日,一临近大天面孔,竟令大天面孔陡有扭曲晃动的迹象,从大天眼中长出的两条手臂,今也晃动了起来!

  至于此时,原本擎举天柱,抡向大天面孔的完人,却忽然间放开了天柱超脱相――

  苏午拔身而起,遍布刑具裂痕的掌中,一团团仙芝云气袅袅浮动,刹那聚化作了一柄方天画戟!

  他擎举方天画戟,直以长戟横斩八方虚空!

  寂灭死气如长江大潮奔流往复,随着苏午挥舞方天画戟,而在苏午身周盘绕成了一层层圆轮!

  此般寂灭气息狂猛覆淹之下,八方虚空尽皆破碎!

  如蛛网般密布的裂缝之后,生长着一丛丛粘连种种人影的紫红天根!

  寂灭死气轰然涌入那密密麻麻的裂缝之内,将内中交织的、勾连了不知多少性识、因果的天根尽皆斩落!

  一丛丛天根如雨般洒落大地,其上粘连的性识、因果亦作雨丝震飘九州!

  这一重重天根,即是大天伸向人道的触手,即是大天向人间索取营养的脐带,亦是一道道恐怖厉诡,一个个过往豪雄的坟冢――随着苏午将这数之不尽的天根不断斩落,天地之间,盈满恶诡,无数过去将来的人杰枭雄,纷纷复苏!

  苍穹之顶!

  大天面孔久受燧皇薪火灼烧,面孔上的每一道皱纹都扭曲了起来!

  但它抓住天柱超脱相的双臂,却愈来愈稳固,从掌心里传来的啃咬之声传遍宇宙洪荒,天下万类闻之,无不毛骨悚然!

  正于此时,一形容枯槁,披着黑色袈裟的僧侣走向那天柱,一道道漆黑锁链从他袖筒之中流淌而出,缠绕在了天柱之上,将他与天柱绑缚了起来,他如同一道身背天柱的蝼蚁,猛烈晃动着躯壳,以自身的晃动,引致天柱的摇颤,以期摆脱大天的掌握、禁锢!

  从大天眼中生出的手掌,再一次开始晃动了起来!

  但仅凭鉴真一个小小彼岸与燧皇首级这样三不在力量的合汇,却也难挣出大天的禁锢!

  这时候,丹加站了出来。

  灶班众人站了出来。

  闾山群道站了出来。

  那随着苏午斩落一道道天根而跟着于大地之上苏生的无数人们,卷动着天下苍生,将一条条手臂连成巨舟,连成桥梁,尽皆汇集在了天柱超脱相的柱础四下!

  手臂连着手臂一层层交叠,天柱超脱相之下,已然化作手臂的海洋!

  轰隆!

  天柱开始晃动,震动着苍穹,引得从大天眼中长出的那双手臂开始痉挛!

  轰隆!

  天柱晃动得愈发激烈,那双禁锢着此般蓬勃超脱之意象的手臂也开始跟着摇摆!

  轰隆!

  天地之间,被斩落下来的天根愈来愈多!

  紫红雨丝、因果性识纷纷震飘,一场倾盖九州的豪雨,已经在所难免!

  而这在短短几个瞬息之间,被苏午斩落的天根数量实在太多巨大,大到了令大天都警觉、迟疑的时候――它猛然间松开了双臂,裹挟着一丛丛天根,向后倒退!

  咚!

  苏午在此时亦回归到人群里,抱住了天柱,使天柱向上疯狂生长!

  伴随大天的倒退,天柱向上直冲,天穹好似是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被苏午禁锢于掌心的‘雷祖’,亦在天柱朝上生长,穿破大天对光阴时空的封锁,向更古老的过往追溯而去的时候,被苏午攥紧五指,一刹那捏碎了――

  轰隆隆!

  咔嚓!咔嚓!咔嚓!

  天地之间,霎时横过无数雷霆!

  漫漫雷霆之中,一具腐朽的龙尸盘绕于天地虚空之间,而它一只趾爪,正洞穿了一个白发苍苍的枯瘦老者胸膛!

  轰隆!

  一道巨电霍然点亮苍穹,亦惊醒了枯瘦老者浑浑噩噩的思绪!

  那老者懵懵懂懂地抬起头,看到立于巨柱之上的高大身影,一时老泪纵横――他分不清这一幕是幻梦还是真实,只是凭借着记忆里对那道身影的印象,张口唤了苏午一声:“兄长?!”

  那道身影垂目看向他。

  那是一张与他记忆里的兄长一模一样的面容,对方面上甚至有着与兄长如出一辙的神情――但老者仔细分辨了一个刹那,却很快地摇了摇头,他喃喃低语:“不是兄长,不是兄长……”

  他又猛地扬起了脖颈,向那高高巨柱上的高大身影问道:“你至于此,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

  “我为杀死苍天而来!”

  巨柱上的身影扬声回道。

  “杀死苍天?”张角迟疑了一个刹那,面上陡又爆发出热烈的笑容,“可否容我与你同去?!

  我虽老,犹不改此志!

  若为斩杀苍天,致天下太平之事,我愿舍弃一切!”

  “来!”

  那道与兄长有九分肖似的身影点了点头,朝他伸出一条手臂!

  白发苍苍、瘦削得皮包骨头的老者-张角跟着点头,他亦朝苏午伸出了手――

  轰!

  轰烈雷光引致天地一片雪白!

  一片炽白之中的天顶上,大天将一道道天根交织起来,化作了一座宏伟的殿堂!

  它化作一道庞大的人影,披着日月星辰,首先走入殿堂之中!

  那座宏伟宫殿,爆发出无穷吸摄之力――散落于元河之上的一道道彼岸、已抵至元河尽头的几尊三不在,及至三清、‘仙’、燧皇都一齐被吸摄投入了那座殿堂之中,苏午亦在此时骤然投入殿堂之内!

  ……

  一颗颗大星作穹顶,一条条星河作盘绕殿柱的蟠龙。

  巨殿之中,以日月星辰作衣袍的身影居于珠帘之后,它的身影好似被宇宙洪荒填满了,元河流淌于其中,好似化作了他身躯里的一丛丛血管,而这诸般恐怖异相,又在一刹那间消褪去,那道立于殿堂之中、无以言喻的恐怖身影,化作了一个黑发道袍的老者。

  这位满面皱纹、老态龙钟的老者,披散着满头黑发,目光冷漠散漫地扫过殿陛之下的一些‘人’。

  殿陛之下,列于临近巨殿门口,乃至已在巨殿关槛之外的诸多彼岸,都战战兢兢、低垂头颅,不敢迎接老者扫过来的目光,它们不敢向那道袍老者看去一眼,哪怕只是向对方投去一眼目光,它们目中所见,那老者面孔上的每一道皱纹里,都躺着一道恐怖厉诡!

  但立于九重金阶之中,亦或站在金阶周围的四道身影,迎着道袍老者-大天扫过来的目光,却都神色平静,亦能与大天相视!

  在他们眼中,大天是何等模样,从来都不曾变过!

  他们目视大天已久,却也对大天这副‘尊容’,业已见怪不怪,自然不会因目视大天而损伤自身!

  他们每一个,都有被大天神韵笼罩、元河倾盖仍可逃逸之能!

  九重金阶之上,‘三清’穿一身与大天如出一辙的道袍,负手而立,它再往前一步,便能登上金阶顶上的御座――这道御座,原本也是他的位子,只是他如今境界退转,只得退下御座。

  如今御座空置,金阶之上,只余大天一个安坐珠帘之后,执掌宇宙洪荒。

  金阶之下。

  两道身影齐头并进,分立左右。

  左首身影浑身缭绕五色虹光,仙云缭绕其身形之间,引致其身形无法被人看透,它时而如人,时而如龙,时而如狐,时而如世间万类,总归变化万千,已显真仙本质;

  右首身影高大雄伟,他站立于巨殿之中,却散发出一种要将巨殿都捅破了的气象――此般气象甚至引得缭绕此间的大天神韵都扭曲了起来,这座巨殿却也难真正困住他!

  巨殿地砖皆作元河大水,漫漫元河之下,万里江山已然处处烽烟,天灾四起,以致田野空、朝廷空、仓库空,大批百姓四处流亡,饿殍遍野,尸相枕籍,民不聊生。

  而那遍处烽烟里,一首带着哀哭之声的歌谣,随烟气袅袅上升,飘入了这座进殿内:“小民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民不必可轻……”

  推荐一本书:《黄昏议长》

  简介:古代神秘学一直是全球最冷门的学科之一,直到这年,人类发现了月球上埋葬的旧世神尸。

  一具又一具古老骸骨坠入地球的那一年,现存科学成了笑话,教徒高诵神名,将不奉神的人烧成灰烬,政权崩塌,掌握神骸的人俯瞰一切。

  正值此天下大乱、教徒横行之年,陈象站在秩序的废上,心有余悸:“还好,我是第一个掉下来的。”
我的诡异人生最新章节http://www.7017k.net/wodeguiyiren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分手抑郁后,一首海底治愈世界我能升级自己的身体火影:来自宇智波的情报商说好制作烂游戏,泰坦陨落什么鬼和相亲对象被封在一起之后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靖明死灵法师只想种树天生仙种神话诸侯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