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1099章 强行开启一次孵化(求订阅)

咸鱼的自救攻略 | 作者:貌似高手 | 更新时间:2020-11-22 10:17: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不灭神王沧元图万族之劫伏天氏终极斗罗龙王殿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极品全能高手万古最强驸马封神第一帝
  今天作者君生日,这事是真的……

  ——————

  实际上楚垣夕这阵并不是完全一帆风顺,主要是随着两家公司各自出名,跑来挖墙脚的也变多了起来。

  本来楚垣夕倒是不太担心,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兄弟们足够大方,无论薪水、期权给得都不错,还有很好的成长空间,连续多次进行孵化,都很说明问题。

  关键是两家公司的期权、DKP之类的奖励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不像很多初创公司,所谓期权就是个吊在脑袋前边的胡萝卜而已。因此普通公司就算漫天开期权对两家公司的员工来说也没什么意思。

  而大厂挖角其实也不容易,因为大厂内部职级森严,挖角不能漫天开价,内部孵化的机会也不像这边这么容易拿到,得先熬职级。只有处于大厂雏形中的,类似几年前的头条系,挖起人来才给力,既没有森严的职级,开价可以很灵活,又显示出非常有前途的样子,期权很有价值,增值空间巨大。

  换句话说实际上楚垣夕手下两家公司搭配在一起,正好形成了当年头条系的态势,就算再出一家头条系也不见得能挖得动,大不了就互挖罢了,而且互相忌惮的情况下几乎不会出现。

  但是当有人以理想、共鸣、同事情谊来挖人的时候就比较费劲了,江湖义气是没法用金银衡量的,要让人在现实和虚幻中做出选择。特别是当对方的公司也非常厉害的情况下。

  3月底,薛明就遭到pony.L5的强力游说,对方的CTO亲自出马。要知道对方不光是攻城狮里的翘楚,还是三国杀的发明小组成员之一呐!这要是搁三国时代就是程昱级别的大牛,放现在也是国内桌游界的创新者,作为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士,楚垣夕见了都得道一声“久仰前辈大名”。

  要是被挖角的是曹翔反而无所谓,他自己就是大佬,不会因为别的大佬的身份认同而产生自豪感。但薛明还没到那个高度,这种身份加成带来的认可感觉楚垣夕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服。

  关键是楚垣夕还遭到了职场中最常见的薪资悖论,他不能擅自给薛明增加期权。巴人没有大厂那么森严的职级,想要出去挖墙脚,开价的时候可以很灵活,但是因为有成员被人挖墙脚了就给加期权的事情绝对不可行。

  加一加薪水是可以理解的,属于合理的范围,可如果随意授予大量期权,整个公司的奖励结构都要受到冲击,其它关键岗位上的人都会很有想法,巴人又不是只有薛明一个关键先生,虽然他比别人都厉害一些。

  因此楚垣夕是有那么点后悔的,应该早些给薛明进行孵化才对。

  孵化的好处在这种场合就会显示出威力,如果薛明已经半独立出来了,就像一年前的杨健纲的状态,根本不用楚垣夕阻拦,这事没的聊,对方也不见得开的了这个口。而且因为是孵化的结构,对方想并购都没可能,也不是不可能,请您拿出足够多的现金出来。

  这也是楚垣夕纷纷给杨健纲、赵杰和于文辉做了孵化的原因,经过《乱世出山》的大成功,他们三个绝对是别人眼中的香饽饽,可以成为“出山三杰”。在游戏圈里成功做出一款产品的主要研发成员基本上都是香饽饽,不但会被挖角,还会被投资者看上,然后拉出去。

  原世界的楚垣夕也是这么被袁家兄妹拉走的。与其等着别人挖,还不如楚垣夕自己放他们创业。

  而薛明就略有尴尬,他拿的期权不少,挖角的难度比较大,从这个意义上给他做孵化的动力不足。

  关键是楚垣夕本质上是个运营人,是玩流量和模式创新的强者,无论游戏、动画或者其它什么商业形式他都在行,连小康都玩的转,给出山三杰做孵化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小case了。但是怎么孵化一个AI公司?很抱歉,给他一个AI强者他知道怎么做功能、怎么用在自己的应用里,但是怎么进行AI创业,这事是真心不懂。

  所以他没法“指导”薛明创业,相应的也就没有孵化的思路,而薛明自己也没有,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只是薛明这个人,虽然在巴人干了两年,丰功伟绩硕果累累,但是给楚垣夕的感觉一直是候鸟而不是留鸟。他从来不提什么条件,只是被动接受楚垣夕的馈赠,被动等着楚垣夕给他增加期权,给他激励股份。这是什么心理?主动索取之后就不方便离开了呀……

  还有,当薛明每完成一个重大任务的时候,狂喜少儿如释重负多,像是不负所托的样子。以至于楚垣夕每次给他涨期权的时候都感觉怪怪的,能感到薛明的心理活动是我没有对不起你,也没有拖累公司,因为没有心理负担而感到很满足;而不是我又胜利了,所以很满足。

  其实他不该这样,不说《乱世出山》中的AI剧情,也不说小康AI团长,单单一个游戏AI客服的开发,薛明就给巴人省了很大一笔钱,而且提升了很大的效率。没有自己的AI客服,巴人就得多雇客服,然后购买类似“AIhelp”之类的第三方智能服务解决方案,成本提升,效率降低。出问题了优化自己的AI客服效率多高啊?

  然而薛明并没有什么自豪感。

  视自身为团队一份子的人只要冲锋过,应该为胜利欢呼而不是庆幸,只要尽了力,失败时坦然面对而不是愧疚。不是自己的事情给办砸了才需要愧疚。

  但是现在pony.L5杀过来了,而且薛明已经意动,楚垣夕再提加薪肯定么得用处,而且pony.L5也不是没钱,刚刚拿了丰田的4亿$战投,拼钱并非上策,怎么办?期权没法加,那只能是孵化创业!否则他离开了,眼前的问题就是AI团长的后续维护和开发需要找人接。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什么理想?”楚垣夕把薛明按到小板凳上就准备开艹,“你也别跟我说别人有什么理想,我觉得以你在业界的咖位,以你的实力,以你创造过的价值,已经不需要通过帮助别人实现理想来体现你的价值了。”

  “关键就是我真是没什么准主意啊。但是自动驾驶绝对是AI的重要前景之一,他们做自动驾驶已经是国内首屈一指——”

  “停!国内首屈一指的是百度好不好?加州路测百度第一,已经超过谷歌的Waymo了。”

  “行就算是第二吧,但是他们也是走在登珠峰的路上了啊。咱们这么熟了我也就不说套话了老铁,你说我在巴人,或者小康,我能做什么牛逼的AI吗?我还不是要做一个AI功能嵌入到某些模块里边?我做的东西连一个单独的模块都不是啊。这跟自动驾驶能比吗?”

  楚垣夕心说给你单独的模块你会做吗?做功能不用管产品体验的,做模块就必须要管了……

  调整一下心情,他耐心的说:“所以我才问你自己有什么想实现的啊,巴人笼子小,你可以单飞啊。我可以给于文辉孵化创业,当然也可以给你孵化创业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甚至给你业务,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条件了吧?

  至于什么登珠峰之类的,我都不用问,肯定是对方吹牛逼的时候说的对不对?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说不出这种骚话。但是登的是不是珠峰你能确定吗?他们去的要是乔戈里峰呢?要是洛子峰呢?你能分的清楚哪个是珠峰?”

  薛明心说我看不清您就更看不清了好不好?“老铁,还真不是。pony.L5给我的不是条件,而是氛围,你懂么?氛围。人家的团队里都是天才攻城狮,都是业内最一流的同事,我孤军奋战两年了,真的感觉想要换换环境了。”

  “不,你不是要换换环境,你是要别人带着你换环境。”楚垣夕气势汹汹的撑着桌子撑起上半身,俯视着薛明说:“你对创业肯定不是毫无想法,你只是怂,或者说是对你想做的事情没信心,所以就想投奔个大佬之类的。你想做的到底是什么?”

  薛明的胖脸在楚垣夕的侵略性下倍感压迫,渗出一丝丝汗珠。“我想做的其实是智能音箱,想做远场声音识别。”

  “那你就做啊。说一声你要做,别看现在各种寒冬啦钱荒之类的,照样哗哗的有人给你投钱。你要真是想要独立创业我还真不说你什么,我给你把没到时间的期权全都转投资都可以。”

  “问题就是照你说的那种方式创业肯定做不成啊。”薛明哭笑不得,“这个技术世界上就没人做成,谷歌亚马逊都还不灵呢,我愣头青一样冲进去肯定扑街啊。”

  “那也跟自动驾驶八竿子都打不着啊。”

  薛明尚能保持思路清晰:“八竿子肯定能打着,我加入一家顶级AI创企里工作肯定能等到更合适的机会,我需要的是合适的人和切入点。”

  楚垣夕继续施加压迫:“那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干起来然后招到合适的人,自己找切入点啊?”

  薛明明显心虚:“我,我不会啊……”

  “那你到底是想做出一番事业还是单纯的想做技术?”

  薛明想的当然不是单纯做技术,如果是,他当初根本没有必要离开深度学习研究院。但是想到要去搞招聘,要求爷爷告奶奶拉其他大牛来给自己打工;想到要为了自己的公司去融资;想到要去跟投资者画大饼空许诺,最后是否能完成也不知道,他的头剧痛!楚垣夕能招到他,能招到曹翔,他有这个运气吗?

  然而不等他通过思考缓解头痛,楚垣夕已经开了嘲讽:“难道,你连杨健纲都不如?”

  薛明顿时心头悸动,是啊,好像老子还真是不如杨健纲?他有什么?他懂什么?问题是他现在已经CEO人五人六的了,被人前呼后拥,一口一个杨总,上下班的时候下电梯出门经常能看到类似的场合,而且,绝对不吃小康一口热餐!这就和他分出了绝对的差距。

  这一点连楚垣夕都比不了,吃小康热餐和鲜食最多的就是楚垣夕本人,一副“反正吃自己的,敞开了吃”的样子。

  要知道他和杨健纲相当于前后脚进入小康,杨健纲办手续的时间虽晚,但是都是吃盘古七星那天决定入职的。

  结果自己混了那么长时间,以个人价值来看,从遥遥领先,持有比杨健纲多的多的小康期权,到现在远远落后,这个反差实在太特么大了!

  只听楚垣夕咣当撂下一句:“你这样就算再怎么混,顶多就是个联合创始人的材料,去哪都白搭。躺赢是有上限的,兄弟。”然后拂袖而去。

  他不需要强调自己能够给出的孵化条件有多好,薛明需要的是一个“开始”,而不是具体的条件。所以薛明需要遭到一通乖戾的暴击才能想明白……吧?

  愚人节这天,《我服了》的卡司顺利码下来算是了却楚垣夕一桩心事,郑恺如愿成为领衔主演。

  谈卡司的时候楚垣夕给声叔和朱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接受任何“票房分账”形式的片酬,必须是个死数目。其它的时候给个代言之类的倒是好说,因为拢共也不会有多少。

  实际上单纯看钱,巴人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对方的经纪人千肯万肯,不但是片酬给的不错,关键是巴人自己的产品有多少代言需求呢?后续还有多少资源呢?影视的、游戏的,还有自媒体短视频的,当然值得合作了。

  虽然这个片肯定不会出游戏之类的,但是巴人给沈孟晨一个《乱世出山》游戏代言的费用就抵多少个片酬?李子风已经那么火了,还愿意给巴人拍短视频剧,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就算有艺人合同,他不乐意的话巴人也不可能逼他去拍短视频剧,为啥这么积极?这金大腿不可能不使劲抱!

  但是演员本身还是有一定追求的,所以据说当时的场面有些尴尬。

  郑恺好奇的问:“我演男主,那女主谁演?”

  朱魑若无其事:“我。”

  郑恺面无表情:“哦……”

  朱魑那天特地化了个超淡妆,接近于素面朝天,这种装扮天然降低尴尬程度。只听她十分淡然的说:“你从来没跟这么有钱的女演员搭过戏。”

  经纪人为之无语,其实辛巴啊驴嫂啊之类的堂会他们也是有耳闻的,那么多大咖捧场,大网红和影视咖并不是完全没有交集。但是能像朱魑这么自夸的,一个都没有!

  只是,他们也知道朱魑真的是个身家接近百亿的土豪,而且还这么年轻,简直就像白暨豚一样稀少。

  这时就该声叔出场了:“这个女主角的身份和人设,其实是照着朱魑的条件量身打造的。为了演好这个戏,朱魑还去小康便利店里当店员实习过,没有太大意外的话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朱魑立刻把话接住:“不然的话我857好不好啊?要说蹦迪那可是我的本行。”

  所谓857,是蹦迪小分队的术语,意思是八点蹦到五点,一周蹦七次。但是这话从朱魑嘴里说出来,无论是外在、身份、内涵、身价和语言,都极度的不统一。这份不协调的感觉反而给朱魑增添了一分奇特的魅力。

  只不过在声叔看来,这叫入戏太深……

  其实这个男主没能落到李子风的头上,他还是有点失落的。和郑恺不一样,当朱魑锁定女主的消息传出,他就知道《我服了》肯定错不了,而且不用问原因,只看巴人的动作就知道结果不可能错,这叫迷信。

  不过考虑到《无道昏君》的电影也在开机序列里,两个主角不可能都给自己,李子风还算坦然。

  实际上他自己都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巴人总能把事情做在前边,比如说《无道昏君》的短视频剧吧,是巴人先行开启了短视频剧的摄制工作,而且一拍就是以“百部”为单位批量制作。

  然后,各大视频平台纷纷开启短视频剧的商业化模式,仿佛听到什么发令枪响了一样,结果这个时候巴人手上已经有一坨又一坨的短视频剧,还是成系列的,多到都要用来剪辑网大的程度,不然消化不过来。

  因此没过多久,巴人的网大也不继续剪了,本来说是能剪出很多部的,全都走了新形势的短视频剧,因为规制差不多合适。就算不合适的,两集拼一集的修正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于是在别家MCN们看到新情况的时候,巴人的产出已经如同尿崩一下哗哗的往外滋,以至于各大视频平台都是一副“老子怕了还不行”的样子,不得不跟陆羽打个商量。不然新开辟的专区就全都变成《无道昏君》专场了,这还怎么搞?

  这种情况以前楚垣夕还要过问一下,后来基本都放权给了陆羽,而且对楚垣夕来说,此类事项已经确实变成了“一量劫之小事”。
咸鱼的自救攻略最新章节http://www.7017k.net/xianyudezijiugonglu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玄唐不良人如意剑仙最强妖祖超级私服奥术之主海贼王之钢铁王座绝世魔医,神帝别追九龙劫君这灵者视财如命抗日之敌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