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元鼎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九十七节 杀局

元鼎 | 作者:醉浓 | 更新时间:2020-09-16 18:03: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不灭神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剑来万族之劫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沧元图龙王殿伏天氏终极斗罗我的细胞监狱
  夺得仙农鼎,羽天齐一路狂奔,虽然身后有六大高手围追堵截,但羽天齐凭借蝶影魅步,都一一闪过,试图冲回锭园城。只奈何,身后六大强者的道法束缚,令得羽天齐根本甩脱不了六人,逃跑的速度极慢。

   “该死,这六人的实力都极为强悍,想要甩脱他们根本不可能!如此下去,我也很可能坚持不到锭园城!”疾驰在空中,羽天齐心中快速思考着,只是,这只是令羽天齐极为头疼的一件事,另一件,就是羽天齐手中所握着的仙农鼎,不知为何,就是无法收入储物戒指,只能被羽天齐拽在手中。

   “这仙农鼎,应该是无主之物,为何我无法将其收入戒指内!难不成,先前那银鹰老人,在上面做了什么手脚不成?”羽天齐心中暗恨,但目前也无可奈何,只能全力逃跑,根本分不出心神查看仙农鼎的异样。

   而后方追着羽天齐的六人,则也是心中快速思考着对策。虽然六人追的上羽天齐,但却也拦不下他,至于攻击,羽天齐拥有蝶影魅步,根本轰不中羽天齐,所以六人只能不甘的追在后面。

   “诸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若是我们继续各自为政,那前面的小子很可能会逃脱,不如我们先联手留下他,再各凭本事争夺仙农鼎?”诸葛军面露yin沉地说道,对于羽天齐,新仇旧恨加一块,恨意早已滔天。

   其余五人闻言,均是一窒,各个暗暗咬牙。的确如诸葛军所言,自己六人无法联手的最终结果,只会便宜了羽天齐。当即,五人也不再犹豫,默认了诸葛军的提议,彼此交换了番眼神,然后,其中四人便大喝一声,猛然将自身道法的束缚提升到了极致。

   之前,六人就是因为保留,不想动用全力,所以束缚羽天齐的天地之威并不算太强。而此刻,四名强者全力施为,顿时,羽天齐受到的压力骤增。与此同时,羽天齐前进的路线上,空间也随之颤抖起来,竟然隐隐有着崩溃的趋势。

   “嗯?他们终于要动手了吗?”羽天齐心中极为惆怅,但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提高jing惕,提防着后面六人的手段。

   这一刻,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在羽天齐周遭的空间承受不住那股气势压迫时,终于悄然崩溃。与此同时,那剩余的两名强者,也是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将速度提升至极致,同时,两人也施展出了自己强大的攻击元技,一股脑的轰向羽天齐。

   此时此刻,由于空间破碎,羽天齐顿时受到了周遭空间裂缝的撕扯,速度大减,而且,伴随着空间风暴带来的压力,羽天齐也是忙着抵挡。当羽天齐应对完防御时,那剩余两名强者的攻击也已到来。最后,羽天齐被迫无奈,只能仓促转身迎敌,手中剑指一握,就是两道强大的剑气轰出,一举破灭了两人的攻击。

   只是,虽然挡住了攻击,但那两人却也成功冲到了羽天齐近前,这一刻,还不待羽天齐继续逃脱,那两人便拼尽全力,一股脑的纠缠上羽天齐,将其拦截了下来。而与此同时,另外四人也是尾随而至,冲进了破碎空间,一举围住了羽天齐。

   此刻,面对六人的围杀,羽天齐的心无疑是凝重的,因为羽天齐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六人的对手。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那银鹰老人肯定也已经跟到了附近,此刻若是自己再强行抵挡下去,唯有吃亏的份。所以一阵思考后,羽天齐只能暗叹一声,冷笑道,“六位,你们不就想要仙农鼎吗?但是你们六个围住我,我又该将仙农鼎给谁呢!”

   羽天齐此话一出,六人顿时se变,不过很快,诸葛军就冷笑一声道,“小子,别在这里挑拨离间,先留下仙农鼎再说!”

   “不错,留下仙农鼎,否则要你好看!”说话间,六人的气势都已经升腾而起,气机死死地锁定住羽天齐,似乎只要羽天齐一有动作,六人便会展开雷霆一击。

   “哼,想要仙农鼎,给你们又何妨!”羽天齐冷然地瞥了眼六人,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诸葛军身上。自争抢仙农鼎以来,这诸葛军三番两次地针对自己,更是对自己产生了浓郁的杀意,所以对他,羽天齐也是杀意凛然,当即,羽天齐想也没想,就将仙农鼎丢给了诸葛军,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诸葛军成为众矢之的。

   瞧见羽天齐将仙农鼎丢给诸葛军,所有人都有些意外,没想到羽天齐竟然如此干脆。就连诸葛军,也是瞬间大喜,赶忙一把抓住了仙农鼎,只是,让诸葛军恼怒的是,诸葛军竟然发现仙农鼎竟无法放入戒指内,这一点足以说明,这仙农鼎此刻乃是有主之物。

   “小子……你……”此时此刻,诸葛军刚要怒骂出声,顿时,五道攻击自四周袭来,惊得诸葛军面se大变,其意识到,其余五人已经按耐不住出手了。

   这一刻,面对攻击,诸葛军根本来不及质问羽天齐什么,只能心中暗骂,快速退后,同时一道道防御屏障出现在诸葛军身前,抵挡五人的攻击。

   随着“轰”、“轰”……“轰”五道炸响声响起,诸葛军的身体被炸得连连后退,防御屏障尽数破裂,幸亏诸葛军实力强横,没有因此受到重创,勉强躲过了一劫。

   只是,这并不代表诸葛军没有危险,在诸葛军抵挡五道攻击时,那五名高手便也动了,身形犹如闪电般地蹿向了诸葛军,展开自己的凌厉攻击。诸葛军见状,神se也不由得一变,不过其并没有因此担忧,而是目光一寒,快速运转元力,趁着五人尚未到达之前,便率先展开了攻击。这一击,诸葛军出手的很仓促,但是威力,却超乎想象的大。

   只见天空中,诸葛军一连五掌拍出,瞬间在空中凝聚出五道凝实的掌力,朝着五人猛压而下。这五掌威力相当不俗,虽然五大元尊反应极快,拼尽全力抵挡,但仍就被这五掌击飞了出去。

   诸葛军面se有些苍白地看着这一幕,嘴角不自觉地划过抹冷笑。因为他知道,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先前那一击耗费了诸葛军不少的本源之力,但效果却也明显,总算挡住了五人的联手之势,如此以来,自己也将有足够的时间逃命。当即,诸葛军想也没想,便调转身形疾驰而去,企图至此甩开众人。

   然而,令诸葛军惊怒的是,在其身形刚刚飞入远空,一道淡漠的身影,便突兀的出现在诸葛军身前,拦住了去路。这出现之人,正是羽天齐。此刻的羽天齐,看着诸葛军的目光极为冰冷,一拦住诸葛军,便毫不犹豫地施展出太古诸神剑诀,直接劈出了一道强大的剑气。

   面对羽天齐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诸葛军神se大骇,感受着身后已经回过神来的五大强者,诸葛军知道,自己唯一的逃跑机会失去了。如今若是继续拽着仙农鼎,恐怕即使挡下羽天齐的攻击,也将受到其余五人暴风雨般的打击。所以,心电急转之间,诸葛军只能极为无奈地挥手一丢,将仙农鼎掷向了高空。如此做,也是诸葛军逼不得已,毕竟,在生命受到威胁之下,至宝已经无足轻重了。

   “小子,你已经惹怒了我,今天,我们便不死不休!”诸葛军声音冰冷的响起,丢掉了仙农鼎,诸葛军将一肚子的火,全部撒在了羽天齐身上。先是用强大的一拳,崩溃了羽天齐的太古诸神剑诀,然后便毫不犹豫地展开身形,朝着羽天齐追击而去。此刻诸葛军想做的,就是一鼓作气解决了羽天齐。

   “嗯?不夺宝,与我拼命了?”羽天齐微微有些错愕诸葛军的举动,淡淡地瞥了眼朝着仙农鼎追击而去的五大高手,心中快速思考起来,“如今仙农鼎上被银鹰老人做了手脚,恐怕也不是这么容易被他们抢夺而去的,也罢,我便先解决了眼前的这个麻烦。”

   当即,面对诸葛军的攻击,羽天齐也不退避,直接选择了正面对抗,霎时间,两名强者便大战在了一处,强大的能量风暴,弥漫而出,顿时淹没了全场。

   对于羽天齐和诸葛军交手,其余五大强者根本没有在意,反而,他们乐得看见这一幕,少了两个竞争对手,怎么说对他们也是有益无害。当即,五人也是为了仙农鼎,混战在一处,各自拼尽全力,大打出手,试图抢得至宝。

   不得不说,羽天齐和诸葛军由于实力相若,两者拼得倒是旗鼓相当。可是那混战的五人,却是拼得极为凄惨。原本那三人小团体,在此刻见对手只剩两人,也自发的再度联手,完全将对方压制在了下风。而且凭借三人的强大实力,硬是将那两人打得节节败退,令得那两名元尊极为愤怒。

   可奈何,两人虽然愤怒,但也敌不过对方三人,只能甘焦急,勉强保持守势。只是,两人知道,如此下去,最终败亡的只有自己这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羽天齐和诸葛军虽然打得不可开交,但局势没有多大变化。只是,那五人战场,此刻已经呈现一面倒的情况,那三人小团队,已经给予那两名元尊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如此继续下去,胜局已定。

   “该死,这三人实力太强横了,一对一虽然不惧,但他们三个联手,我等实在没有办法,可恨那下方两个人,此刻竟然因私怨在动手。”这一刻,两人中的一人极为愤懑的出声言道。在他看来,若是羽天齐和诸葛军罢战,加入到大战中,那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若是没得选,我只能放弃仙农鼎,毕竟,xing命比那宝贝要来的重要!”另一人也是暗恨道。不过其也算果断,若是事不可违,他也绝不会死拼到底。

   另一人闻言,心中也极为苦涩。虽然其很不甘就此放弃,但另外一个人若是放弃了,他也没得选择,毕竟,其一个人更加势单力孤,根本挡不住那三大元尊联手。

   又是激战了一会,终于,随着“轰”的一声,那有些退却的元尊终于被击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喷洒,足足飘退了百米才稳住身形。大战至此,其率先受了极重的伤势。而少了一人,那另一人就知情况不妙,急忙退后,这才避免了被另外三人合力围攻的局面。

   “罢了!罢了!既然仙农鼎与我无缘,我也便放弃了!”那受伤之人悲愤地看着三人身后不远处的仙农鼎,终于长叹一声,放弃了初衷,对另外一人投去了一个保重的神se,然后直接转身飞去,再也没有停留。

   而另一人,也是暗暗叹息一声,不再留恋,转身而去。因为他知道,继续留下来,只会送死。

   不得不说,这两名元尊的离开,总算令那三人小团体暗松一口气。此刻,三人不自觉地瞥了眼下方战得难解难分的羽天齐和诸葛军,顿时,三人便收回了目光,各自jing惕了起来。如今,退出两人,羽天齐和诸葛军又是大战的不可开交,那也就是说,仙农鼎只会被自己三人得到。

   这一刻,三人目光不自觉地对视一眼,然后终于落到了远处仙农鼎身上。当即,三人目光一凛,同时展开了行动。只是,其中一人是冲向仙农鼎没错,可是另外两人,却是极为默契的联手攻向了他,顿时,淬不及防的他,被两人硬生生的轰中,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抛飞去。

   虽然此刻他受了重创,但是其目光却是yin冷地看着出手的两人,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二人竟然联手了?”原本在他看来,若是有人偷袭,他也能抵挡的下,可是,其余两人却是联手攻向他,他虽有力量挡住一人,但两人却是实在挡不住。其输就输在,被另外两人yin了一把。

   “哼,我三人中你修为最高,不解决了你,我等又有何机会抢夺仙农鼎!再者,当初你邀约我二人,不就是看上我二人修为不及你吗?你当真以为我们这么好糊弄?”那两人嗤笑一声,顿时又再度发起攻击,攻向了那受创之人。

   “该死,你们两个不得好死!这笔账,ri后老子早晚和你们清算回来!”那被攻之人怒不可遏的吼了句,然后便想也不想的疾驰而去。因为他知道,对方已经动了杀心,自己留下来唯有死路一条。

   见来人不一会便消失在天际,那两人都是暗暗一笑,然后毫不犹豫地冲向了仙农鼎,因为他们此刻要做的,就是带着仙农鼎率先离去,然后才好好“协商”仙农鼎的归属。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两人不想再与羽天齐和诸葛军交战了,他们深怕出现些意外。

   不得不说,两人在这一刻都拿出了应有的诚意,彼此共同用一股力量包裹住仙农鼎,然后疾驰而去。不一会便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而此刻,动手中的羽天齐和诸葛军,却是突兀的停了下来,虽然两人消耗不小,胸口都有些微微起伏,但两人的目光中,却蕴含着一股寒芒。

   “哼,现在我们暂时罢手,待那两家伙杀出个胜负,再动手也不迟!”诸葛军冷哼一声,便疾驰而去。而羽天齐见状,也是会心一笑,紧跟而上。刚才,两人之所以忙不迭的交战在一处,起初的确是因为两人对彼此都有些仇恨,但是后来,随着两人交手,发现彼此的实力相若,所以两人也不打算死拼,便暗中协商,将戏演到底,这才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当即,两人无声无息地跟着那两人,追踪了几百里才停下。此刻的那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山谷内,将仙农鼎放置在谷中,两人便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动手,为仙农鼎最后的归属做争夺。而此刻,这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羽天齐和诸葛军已经尾随而来。

   两人的交战极为激烈,此刻为了最后的至宝,可谓是各尽全力,打了不到盏茶的功夫,各种拼命的招数接连使出。不一会的时间,两人便落了个两败俱伤的情况。而此刻,诸葛军也是冷冷地瞥了眼羽天齐,然后毫不犹豫地身形一展,朝着场中的仙农鼎冲去。因为在诸葛军看来,此刻时机已经成熟,那两个受伤不轻的元尊,根本不是自己对手,其唯一要忌惮的,就是羽天齐。毕竟,羽天齐层出不穷的手段,给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是,就在诸葛军来到场中,取得仙农鼎时,羽天齐却一直没有出手,仍就隐于暗处。这一点,倒叫诸葛军极为意外。不过霎时间,那两名元尊看见诸葛军的身影,脸se则变化了开来,一脸愤怒与不甘地看着诸葛军。

   面对两人的怒视,诸葛军冷笑一声道,“你二人还真是自作聪明,在这种时候,我又岂会与人xing命相拼!”说到这里,诸葛军直接看向羽天齐的位置,冷笑道,“你还躲着做什么,也该现身了!”

   羽天齐闻言,微微一笑,极为恬淡地从一棵树后来到场中。而那两名元尊见状,原先的不甘顿时化作绝望。因为面对一个诸葛军,两人或许还自问有能力一搏,但若是面对两个实力尚存的强者,这两名元尊就没有这样的侥幸了。毕竟,先前两人为了杀死彼此,都已经动用了大量的本源,元力几乎损耗殆尽。

   看见那绝望的两人,诸葛军眼角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得意,因为他之所以唤出羽天齐,就是想借羽天齐的力量震慑住这重伤的两人,好防止他们拼命。

   “哼,你二人如今还以为能够侥幸吗?要杀死重伤的你们,实在太轻易了,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寻死的好!”诸葛军极为不屑地说了句,然后目光才饶有兴致地看向羽天齐,道,“小子,我们一路争斗以来,互不相让,怎么这一次,你竟然没有抢夺仙农鼎,可否告诉我原因?难道你以为凭借你留在这鼎上的封印,便能夺走仙农鼎不成?”

   羽天齐闻言,淡笑一声,缓缓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我不抢夺的原因,正是因为上面的封印,那封印不是我所留!”

   “不是你留的?”诸葛军闻言,吃了一惊,因为其知道,此刻羽天齐是不会说谎的,当即,心电急转之间,诸葛军便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置信道,“是银鹰老人所留?你不抢夺,是因为你清楚银鹰老人还有后手?”

   羽天齐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应该如此!想必那银鹰老人,就在附近,这就是为何我不动手抢夺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仙农鼎并不能轻易得到!”

   诸葛军听到这里,脸se难看了下来,然而,还不待其搜索附近的情况,顿时,其手中的仙农鼎突然旋转了起来,爆发出一股极为耀眼的绿芒,这股绿芒一出现,便突破了诸葛军的元力封锁,自顾自地飘飞而起,悬浮在了山谷上空。

   诸葛军看到这里,神se一紧,其终于知道羽天齐所言非虚了。当即,其也暗自jing惕起来,提防着周遭的情况。而羽天齐,似乎并没有意外,仍就淡漠地处在场中。

   这一刻,就在场中四人暗暗等待之时,忽然,天空上方坠下了三具尸体,当这三具掉落场中时,顿时,羽天齐四人的脸se尽皆大变,因为这三具尸体的主人,正是先前退出的那三名元尊,看着他们都是被人一剑封喉,四人的神se都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

   虽然早知还有高手隐匿,但羽天齐万万没有想到,来人竟然如此之狠,将所有参与者击杀了。而且看这三人的伤势,明显是被一剑封喉,可见这凶手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的程度。这一刻,羽天齐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那银鹰老人虽然强大,但其实力真的能够做一剑杀死这些强者吗?

   然而,就在羽天齐暗暗揣测之时,一道冷笑声,突兀地响彻在天地间,“四位,你们不用乱猜了,银鹰老人,已经死了!”

   说着,一道人影从天空中渐渐的显化而出,正是那强大的三名俊朗青年之一。此刻的他一出现,右手一招,就将仙农鼎吸入手中,收入了戒指内,然后才一脸戏谑地看向众人。

   羽天齐等人见状,神se都不由得一变,顷刻间,所有人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当即,诸葛军不敢置信道,“仙农鼎是你拿出来拍卖的,你拍卖仙农鼎,就是为了引起我们的厮杀?”

   那青年闻言,展颜一笑,瞥了眼诸葛军,道,“你倒也不笨,不错,的确如此,仙农鼎只是诱饵而已,我的目的,是杀光所有觊觎者!你们心怀贪念,我便要判你们死刑!”青年虽然声音不响,但其话语中却充满了无上威严。

   众人闻言,均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心生怒火,而羽天齐,却是一阵恍然。此刻,羽天齐才知道,为何锭园城的拍卖大会上会出现仙农鼎这等宝物,原来是有人故意在此设伏,针对强者的。只是,令羽天齐心中极为不屑的是,这青年竟然因自己等人对仙农鼎有所觊觎,便对自己等人产生杀意,这等霸道,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此刻,羽天齐已经猜测到,那青年绝对来历不凡!

   在一阵愤怒后,诸葛军便暗暗平复了下来,不屑地瞥了眼天空中的青年,道,“阁下修为是不弱,但是你以为就凭你一个,能奈何的了我四人?要是我们四个联手,哼,死的恐怕是你吧?就连你的仙农鼎,也要易主了!”

   “哦,是吗?”面对诸葛军的威胁,来人根本不惧,仍就保持着淡笑,目光饶有兴致地打量了番诸葛军,道,“的确,我一人是不是你们四个的对手,但若是三对二呢?”

   “三对二?”众人一愣,还没明悟过来青年话语中的意思,突然,一阵轻微的能量波动自场边传入,顿时,四人赶紧准备应对,只可惜,那中间重伤的两名元尊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在他们反应过来时,一片寒芒已经笼罩住二人。在二人抵挡了第一击后,刹那间,两人的脖颈处便被一柄细刃划过,顿时鲜血飘洒,两人那惊怒的眼神变得呆滞,而后整个身体缓缓栽倒,失去了生机。

   看着那突然偷袭的两名青年,羽天齐和诸葛军的脸se都是难看到了极点。此刻的他们,才终于明白那为首青年话语中的意思,三对二,如今不正是这样的情况吗?

   “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这样的两名强者,这三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纵使羽天齐见过大风大浪,此刻也免不了心中惊惧。眼前这三名青年,都有元尊的修为,而且更有仙农鼎这等至宝,这等来历,绝不是一般势力可以培养出来的。

   顿时,羽天齐有些不敢置信道,“你们究竟是何人?难不成是上仙六道的人?”此刻也不怪羽天齐会联想到上仙六道,因为在羽天齐看来,只有那等地方,才有实力培养出这等强者。

   “上仙六道?切,那种不入流的势力算个什么!”那天空中的青年不屑的哼了句,然后右手一挥,顿时,四周崖壁上便闪耀出无数的光点,顿时,一道银白se的罩子凭空出现,笼罩住了整个山谷。看其架势,显然要将羽天齐二人一网打尽了。

   “你们!”羽天齐的脸se愈发难看,这等情势,倒是超乎了羽天齐的意料。而诸葛军,更是气得脸se铁青,他从未想过,有朝一ri自己会被人如此算计。当即,诸葛军怒吼一声,道,“我管你们是何来历,想要对付我,还得凭本事说话!”说完,诸葛军怒吼一声,身形犹如闪电般的冲到防御屏障的一角,全力施展出了自己的元技。

   对于诸葛军的举动,那三名青年就当没看见一般,也不阻拦,任由诸葛军发出自己的攻击。当即,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那防御屏障在诸葛军全力一击之下晃动了起来,只可惜,其仅仅晃动了一番便再度稳定。至于诸葛军的一击,仅仅将周围崖壁上的山石震坍了不少。

   “这……”诸葛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击竟然毫无寸功,这直叫他难以接受。当即,诸葛军目露寒芒地看向了那三名青年,咬牙切齿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哈哈,想知道我们是谁,等去了地狱不就知道了,像你们这种贪婪之人,早就该死了!”说着,随着那为首的青年右手一挥,顿时,那场中两名青年冲向了诸葛军,想要将其击杀。而至于那青年本人,则是一步来到了羽天齐身前,拦住了羽天齐道,“没想到天下间除了我们,还有像你这样出se的年轻人,若是我看的不错,你的年纪似乎比我还要小上许多,也不知是何势力培养出像你这样的天才。只不过可惜,你今ri注定要死在这里。我这人最喜欢的就是泯灭天才!”说完,那青年冷笑一声,拔剑冲向了羽天齐。

   羽天齐见状,神se也是一凛,根本不敢有所保留,直接祭出了yin阳两极剑,迎上了那名青年,但是羽天齐口中,却是暗暗不屑道,“就凭你也想取我xing命,倒也有些异想天开了!说起贪婪之罪,再重也敌不过你们的杀戮之罪,为了一己之私,你们设下如此圈套,灭杀强者,要说贪婪,你们才是真正的贪婪者!”

   羽天齐极为恼火,羽天齐从未遇见过如此自恃甚高的人,这也令得羽天齐今ri也起了杀心。

   “哈哈,猖狂的小子,呆会,我看你还能否猖狂出声!”说话间,那青年已经和羽天齐交手了十几次,两人的剑招都极为凌厉,这也超乎了两人自己的所想。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修为竟然如此了得,怕是你的实力,比刚才那几个还要棘手,也罢,今ri我便好好陪你玩玩!”说话间,那青年哈哈一笑,右手快速挥舞起长剑,顿时,在其剑尖之处,凝聚出一道耀眼的白se光亮,这团光亮极为夺目,也极为凝实,羽天齐看了一眼便知道,这光亮乃是元力凝聚到极致所致。此刻,看见这一幕,羽天齐不免对眼前青年的实力评价节节攀升。

   “嘿嘿,小子,就让你见识见识星剑诀的威力!”那青年哈哈一笑,便再度挥舞起长剑杀向了羽天齐。而这一次,两人第一记交手,羽天齐的长剑便与那剑尖的星芒对碰了一记,当即,羽天齐只感觉一股厚实凝重的劲力轰中自己的长剑,顿时,羽天齐的长剑便被荡开,而羽天齐的身形也被震退了出去。
元鼎最新章节http://www.7017k.net/yuand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洪荒之太乙天都男主的自我修养精灵降临到现世什么的绝对有问题我不是枣子哥九叔夸我有仙气欢迎来到进化时代诸天争道录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重生足球之巅异位面冠位宝具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