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没人比我更懂魔物

125 进监狱的秦仁

没人比我更懂魔物 | 作者:一文倒 | 更新时间:2022-01-15 04:14: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星门魔天仙穹彼岸带着农场混异界夜的命名术长夜余火从亮剑开始无敌这个衙门有点凶
  带项圈的女人…

   “喂!”

   “?”

   “发什么呆?”顾清面无表情地伸手在弟弟眼前晃了晃,“秦仁,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了…”

   “哪有!”

   秦仁从一阵莫名的发怔回过神来,拉过姐姐的小手:

   “清儿,我可什么都没想,倒是你,怎么就不健康了?你想到什么了?”

   “不许倒打一耙!”

   姐姐稍微心虚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

   “反正就是个奇怪的女人。”“带项圈就奇怪吗?”

   秦仁摊摊手:

   “你想想《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那个小萝莉就带了项圈,多好看。”

   “可那是国外啊。”

   在顾清看来,洋人,尤其是白皮,很多的变态程度是和岛国人是不相上下的。

   “国内的话,像蓉城这种地方,也会有朋克造型爱好者,或者出于其它兴趣带一个。”

   秦仁挤眉弄眼:

   “姐,总之就是装饰作用的可能性比较大,可不一定是你脑子里想的那些啊…”

   “秦仁,你屁股痒了是吧?”

   顾清抬起白生生的手儿,非常怀旧地作势要打秦仁屁股了,上次打还是很小的时候,那会儿弟弟的力气都还没姐姐大呢。

   不过既然姐姐不承认自己在想奇怪的东西,秦仁也不故意逗她了,又稍微问了些细节。

   “项圈的话,是那种摇滚girl吗?”

   “不是。”

   “夜店?”

   “也不是,她…就披了件大衣…”

   “大衣?”

   “嗯,好像是吧,很长很大的那种,浅褐色。”

   浅褐色很大很长的大衣…

   不知道为什么,秦仁想到了麻布。

   “去你的,什么麻布。”

   顾清替遇到的陌生奇怪女人辩解:

   “就是大衣,有些不合季罢了,唔…我记得她都还没扯吊牌呢。”

   没扯吊牌?

   那肯定就不是麻布,是正经的衣服了。

   可是…

   为什么秦仁会想到麻布呢?

   其实说来这种联想也不足为奇,只是秦仁也不知道为什么,提到这个奇怪的戴项圈的女人,心里就莫名有种说不上来的感兴趣。

   “诶对了。”

   蓦的,他一怔,然后有些木讷地一扭身,按了按顾清软软的脚心儿:

   “清儿,她多大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

   弟弟突来的好奇让顾清疑惑,包在长袜的小脚痒痒地蜷了蜷,蹙眉稍作回忆后答道:

   “是个阿姨,比我大四五岁的样子。”

   “比你大四五岁…”秦仁下意识地掐指一算,“那怎么叫阿姨,你该叫姐姐吧?”

   “秦仁你什么意思。”

   姐姐的脸蛋儿一下就冷下来:

   “我很老吗。”

   “不不不!”

   秦仁赶紧摇头干笑:

   “不是这个意思,清儿是童颜,年轻的很,嫩出水的那种,人家隔壁苏姐之前都以为你是我第三个妹妹呢。”

   鱼有容是第一个妹妹,洛瑶是第二个妹妹,这是秦仁之前给苏瑜介绍时的设定,顾清就“呵呵”一声不追究了,确认道:

   “反正那个怪女人看上去应该是二八三十的样子,我买书的时候因为她脖子上的项圈就多看了她几眼,谁知道她之后却一直反盯着我。”

   “正常,礼尚往来嘛。”

   “可她后来还…还…”

   顾清一捏拳头,顺势轻轻往秦仁肩膀一靠,有了一点儿委屈,又有一点儿恼怯地翕动了两下唇儿:

   “…还那个我了…”

   “?”

   那个?

   哪个?

   秦仁闻言耳朵一动,好家伙,姐姐难道真被百合痴女揩油了不成?

   “清儿,细说。”秦仁凝眉严肃。

   “我就是一开始看了她几眼之后,她反过来盯我,我就到一边儿去选书了,谁知道她看着看着,就往我这边靠…”

   姐姐难得“楚楚可怜”一回,娇软的身子很矫情地扭来扭去了起来:

   “…我当时还没注意,等一扭头的时候,就发现她一脸很有兴趣地在耸鼻子…”

   “耸鼻子?”

   “嗯。”

   顾清脸颊儿闪过一丝羞恼的粉润:

   “就是…好像…在闻我…”

   “嘶…”

   秦仁倒吸一口凉气,眯起眼睛:

   “姐,你说清楚,是吻你还是闻你?”

   “诶?”

   顾清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有…什么区别吗?”

   “哎呀笨,还是研究生呢。”

   秦仁食指拇指捏成鸡喙状在笨姐姐的脸上啄了下:

   “我说的是【吻】,就是咱俩每周在地铁分手的时候干的那个。”

   “地铁…地…那才不是!”

   反应过来的顾清立马就板起了小红脸儿来。

   红脸是因为羞羞,板起脸是因为不高兴,顾清此刻两种情绪都有。

   “那只是【香一个】而已,才不是你说的那个!”

   【香一个】是很普通的姐弟之间都会做的事情,跟【吻】的区别大了去了,这是顾清羞羞的原因。

   “而且还有!什么叫‘分手’?你什么意思?”

   “分手”是很难听的词,顾清和秦仁是姐弟,是永远都不可能分手的关系,所以这就是她不高兴的原因了。

   ……

   跟女孩子聊天有时候就会这样,她们敏感的小心思总是容易让话题半路刹车,扯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关注点上去,秦仁拿出以前哄前女友的那些小套路敷衍地哄了她一会儿,然后重新回到那个奇怪女人的问题上来。

   ……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凑到你身边偷偷闻你的味道?”

   “嗯,应该是的…”

   秦仁咂咂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难不成还真是某个喜欢萝莉的变态熟女,试图揩姐姐的油?

   这样怀疑着,秦仁也在脑海里勾勒出当时可能的场景,然后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嘀咕了一句:

   “姐,那个人…长什么样啊…”

   “美女。”

   顾清淡淡地说,然后警惕地冷笑:

   “跟隔壁苏姐一样的美女,怎么?下次遇到把你电话给她?”

   “害,哪儿的话啊…”

   秦仁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确定…她是个成熟女人?”

   “嗯。”

   秦仁脑海里升起一段模糊的画面,画面中一个项圈套在一个娇小的黑色人影上,很莫名其妙,让他继续鬼使神差地一阵嘟囔:

   “你确定不是…小女孩儿?”

   “……”

   顾清的脸色一下就古怪起来:

   “你什么意思…”

   难道弟弟跟某貔貅呆久了,逐渐变成真正的变态了吗?只喜欢小姑娘的那种?

   “秦仁我警告你啊,你也知道洛瑶她18了,你不该觉醒的东西别乱觉醒,下辈子进了监狱我可不管你!”

   “本座来管。”

   “?”

   姐姐正教育弟弟,貔貅凑过来了,爬上沙发,扭着小屁股插在两个人中间,先把顾清挤到一边儿去,再窝回秦仁怀里继续看电视,并表现出了很从容的上仙风范:

   “进了监狱的秦仁也是秦仁,秦仁你放心吧,本座会和你一起的。”

   “心领了。”

   秦仁很感谢地摸摸洛瑶的小脑袋:

   “不过我想问问你知道什么是监狱吗?”

   “一种笼子,每天有人送饭的那种。”

   貔貅想了想从电视上看过的一些有限的片段,显然对“秦仁进监狱”的态度,并不像顾清那样严肃:

   “地球有个成语叫【七秦六狱】,就是说七个秦仁有六个都注定要进监狱,这是没办法的事,顾清你早做心理准备吧,反正本座是要跟着他的,你嫌弃他了随时可以走。”

   “……”

   “……”

   面对灵兽逆天的说法,姐弟俩都同时有些无语,对视一眼摇摇头,一人在她脸上捏了一下。

   “呀~!”

   旋即,一阵惊叫就响起来。

   但却并不是来自洛瑶,而是从秦仁卧室里传来,此时那里本应有两条蛇儿在斩赤龙才对,也不知道里面突然发生了什么,总之窸窸窣窣的喧嚷后,房门打开,鱼灵儿率先捂着热乎乎的俏脸儿,迈着款款的小碎步冲了出来,一副又害羞却又憋着笑的样子。

   “怎么了鱼师父?”

   “啊?呃…也没什么…”

   鱼师父唇角的笑意和脸上的绯霞一起浓了几分:

   “就是容儿她吧,斩赤龙斩着斩着,突然就又生了…”

   话音未落,卧室里传来一声怒喝:

   “鱼灵儿!”
没人比我更懂魔物最新章节https://www.7017k.net/meirenbiwogengdongmow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开始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修仙从种红薯开始红楼之磨石为玉灵泉空间:农门长姐养娃日常无良神明与不存在老婆的恋爱日常巫师能采集诸天黑魔法师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