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神煌

第一二四章 以杀证道(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神煌 | 作者:开荒 | 更新时间:2021-07-13 17:03: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可惜,此人运气不好,若是给他千年时间口那时相遇,说不定能给我更大惊喜一”

  李邪灵修的是杀戮剑道,而他宗守却是在借助这濒临死境的杀伐战斗,来淬锻磨练自己的剑!

  两者之间,虽有本质的不同,却都是杀人无算!也同样需无数强者,来祭己身剑道!

  若是这李邪灵能在十年之后,登入天位,甚至武宗境界,再与他交手。给他的助益,必定更为巨大。

  至于是否会战败身死,从来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前世在现实与虚拟游戏中,千万次jī战,早已使他培育磨砺出近乎狂妄的自信。

  自己的剑,当是无人可当,无人可胜,亦无人可敌!可斩杀一切,可碎灭所有!

  他这凡声轻叹,凡乎微不可闻。不远处的李芸娘却听得是满面羞红,只觉脸颊火辣辣的,仿佛是被人一巴掌狠狠甩在脸上。

  只觉她这一生前二十年所有糗事,全加起来都没有今日这般,使她难堪羞愧。

  才刚得意洋洋,将宗守视为必死之人,与那任千愁三人侃侃而言。就亲眼看着,这云瑕七剑中的三人,一一死在宗守的手中。

  不愿见宗守得意,开始为李邪灵吹嘘,然后便望见这足以惊动东临云陆的一场巅峰jī战。更在方才,眼睁睁的望着,这‘十万血杀,李邪灵的头颅,被宗守一剑斩下。

  一“世子深藏不漏,剑道强绝。不过你最好祈祷这次云瑕山主遣来的人,不是李邪灵!你那点本事,他杀你有如屠狗”

  不久前这句话,仿佛仍在耳旁。此刻想来,李芸娘却蓦地有种想要在地上挖个坑,自己钻进去的冲动。

  说是李邪灵运气太差,还真没有说错。

  宗守却没理他,努力回思了许久才忆起记忆中,一种灵法。

  当下是立时手结决印,然后两点蓝光现于双瞳中。周围视野中的事物,瞬间就被拉近。

  那李芸娘的脸,在他眼里一下子就变成磨盘大小。宗守厌恶的偏过头,开始关注初雪与那位灵师所在的方向不过这视野是被拉近了,凡里之外的所有一切,都能巨细无遗清晰印入目内。

  “原来这就是灵师术法扩瞳术,可惜有林木遮挡看不清楚。那透视术我记得,不过要想使出,至少也需还阳之境,又或有灵器辅助才可!”

  压下那新奇之感,宗守勉力才从那密集的树木中,寻找到一线缝隙。总算可望见一些,十里之外的情形。

  只见初雪的身影,正如灵猫一般围绕着一个祭坛,在凡只凶悍的三阶hún兽中,腾挪闪移。

  潜伏在一侧的胧影狮,居然至此刻都未曾出手。而初雪此刻,也并不显狼狈。

  每当灵法袭来之时,都会提前一步。在其未曾展开,发挥威能时,将其斩碎砍断根源。就仿佛凡月之前,他诛杀那祁啸时的手段,只是他当时依靠的是高深的符道适诣。而初雪所凭籍的,却是惊人的直觉。

  不过出错的时候也是极多,天约只能将三成左右灵法真正击溃。不过初雪却总能在最后时刻,安然无恙的避开。将那法坛之内的灵师逼得是冷汗淋漓。而随着时间推移,初雪的身形手法,也越来越是娴熟。

  宗守chún角一挑,这些天果然没有白抓那些麻雀。可惜时间尚短,还没真正锻炼出来。

  摇了摇头,宗守把印决一收,将这扩瞳术散去。不用仔细分辨,就知初雪败局已定。

  不过当他略一转念,便止住了助其一臂之力的打算。

  既是要将这女娃,培养成自己可以依赖的护法,那就得更狠心一些。

  反正有胧影狮照看,绝无xìng命之忧。能借助此人,磨砺初雪的战技,其实是件幸事才对。

  放下了担忧,宗守又看向了眼前。探手一招,就将那口跌在泥地的血剑,以螺旋劲力,吸摄到了手中。

  并没有什么邪道法门的迹象,除了腥味扑鼻之外,怨气yīnhún煞力之类,一概不见。

  不过却杀气冲天,这口剑一握在手中,宗守脑内就腾起一股狂暴杀意,双目中亦微现红芒,心神亦微微恍惚。

  这顷刻间,宗守就仿佛经历了这李邪灵的一生,整整十四年剑道修行之途。

  四岁练剑,八岁杀人,十六岁杀满万人,突破先天。十七岁屠戮妻母,斩杀亲子。

  这些记忆模模糊糊,都法自这口血剑之中,那李邪灵残留的精神印记,接连不断的冲击着宗守心神。

  “杀杀杀杀杀杀杀!还是杀,杀满十万,我可举世无敌!杀满百万,吾可证杀剑之终!”

  那意识强烈之至,宗守却一声冷哼,双目仅仅须臾时光,就恢复了清明。

  暗暗惊异,这口剑居然真的是曾经杀戮万人,杀母弑妻!

  也不知这李邪灵,到底是如何办到的。一万人站成一排,任他杀戮,只怕也需好几日时光。

  “原来是剑修的蕴剑之术,这李邪灵也不知从何处学来的改良之法,居然连武修都可修行。不对,这李邪灵应该也修了些hún力一”

  却并未太在意此事,宗守蓦地一指,点在那血剑之上。

  下一刻,就已觉一股较之先前更是强横的意念。在抗拒着他的hún力侵入,与他的意识,交锋碰撞。

  “只凭这微末小道,就敢控我心神?碎!”

  宗守目光一厉,来到这今年代,他最不惧的,就是这种意念交锋。

  心意微动,那血剑之上凝聚的精神印记,就开始粉碎。而这口血剑,这仿佛是彻底失去了精气神,光泽暗淡。

  将剑内最后的一丝意念,也全数抹除。宗守就随手将之丢弃在一旁,此剑材质不错,可惜却杀戮太盛,不适合作为小金食物。故此在点破那李邪灵的精神印记,绝了此物便炼为邪兵的可能之后,宗守就再不感兴趣。

  再以意念在此人尸躯之上搜寻,宗守的眉头,又深深皱起。

  “好歹也是杀了二十位武宗之人,这也未免太穷了些!怎么一颗兽晶都没有!嗯?”

  一声惊咦,宗守募地拿起此人腰间的囊袋,从里面mō出一物,大约是拳头夫小的白sè圆珠。仔细看了眼,不由一笑,这可真是雪中送碳,想要什么来什么。

  其余任千愁三人,明显都是身无长物。

  宗守一丝丝意念散去,仔细搜寻,最后只能是失望的摇头。

  只有凡瓶疗伤的丹药与一些三阶兽晶,使他实在提不起,搜刮这三人尸体的念头。

  反倒是身旁那女人的情形,令他微感兴趣。

  转过头,只见李芸娘正是一双拳头紧握,小冇脸青白着,停在了凡丈开外。

  也不知是否受他方才爆发出来的杀意所迫,那双修长美tuǐ,正微微颤抖。却死命克制着,牙关紧咬,目光凶狠,却又有些外厉内茬。

  宗守chún角顿时斜斜挑起,起了些兴致。心中暗暗一乐,面上却故作yīn鸷之状,冷冷的看着李芸娘:“李芸娘,你说我是该此刻杀你灭口好?还是留你一条xìng命?”

  李芸娘身躯一颤,一股深沉的无力感,骤然袭入身躯。下巴却高挑着,身躯tǐng得笔直。自忖自己是必定再没有生机。

  此人明明身具出窍境的灵师修为,就连那十万血杀李邪灵,也不是对手,却偏偏能隐忍至今,使所有人都以为是废人一个。之所以如此,必定是有其缘由。

  自己今日知道这么多秘密,又偏偏不是对方的心腹之人,加上先前说出的那番话,估计是绝无活下的可能。

  正想说你要杀就杀,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就见宗守又现出凡分犹豫之sè,一声叹息。

  “你到底是依人她的的shì女,即便要将你处置,也该由她自己来。我若是出手,多少有些不妥,真是为难呢一”

  李芸娘心中,立时又腾起了凡分希望。那已准备坦然赴死的心念,蓦地松动了起来。

  对了,还有小姐!有小姐她在,这宗守必定不会动手杀她!

  接着心神又再次一沉,她已知晓对方这么多秘密。此人行事如此狠辣,又怎可能不杀人灭。?

  见这李芸娘的面sè变幻不定。忽而yīn,忽而晴。忽而眸子里透出凡分希望光泽,忽而又沉静了下来。宗守愈发觉得一趣,扫视了眼周围。蓦地再伸手一探,将密林间飘来的一朵葵花拿在手里。

  “不杀你恐坏我大事,可若是杀了你,依人那里又无法交代。就用这蒸花的花瓣,决定你xìng命怎样?单片是死,双片是生!单、双、单、双、单”

  一边数着,宗守一边拔着花瓣。李芸娘的心脏,也是不自觉的再一次纠紧。心情紧张无比,随着那单双之声,就如过山车一般起伏不定。

  目光圆睁着,倾尽全力分辨着那花瓣的数目。只是其中一部分,被宗守的手拦着无法看清。

  当那花瓣逐渐稀少,李芸娘的心内,也再次冰凉一片。那花瓣只剩下了五片,居然是单一一正感绝望之际,宗守却蓦地把手一握,把那葵花捏成了粉碎,戏谑的一笑:“还真信了啊?你这女人,还真是愚不可及”

  李芸娘立时怔住,直过了半晌,才意识到宗守从一开始,就是在戏耍自己。从头至尾,根本就没多少杀意。只可惜自己心神为其威势所摄,竟是全然未觉。

  连凡此刻亦是忍俊不已,噗嗤笑出声来。

  宗守面上,却没什么讥嘲意味。对这女人,他真是只觉恶心。要不是看在依人面上,随手就一剑斩了。

  摇了摇头,宗守又看向一旁。只见初雪正是笑嘻嘻的提着一颗人头走来。!。
神煌最新章节https://www.7017k.net/shenhu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级我杀穿了神话级副本大佬从养猪开始全球转生:开局成为了重瞳皇子罪全书.5我的绝美前妻穿书八零成了五个大佬的后妈剑弑天穹不负妻缘韩娱之聚光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