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我在海贼接化发

第八十七章 京城初识

我在海贼接化发 | 作者:烧卖骑士 | 更新时间:2021-11-25 20:33: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仙穹彼岸我叫波风鸣人超神学院之算算算回档一九七八夜的命名术我的大明新帝国修罗武神全球转生:从笑傲开始掠夺诸天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最快更新重生第一女状元 !

  “父皇……”

  十三略带讨好的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因为常年用晴岚特制的牙膏牙刷,所以牙齿看起来比别人健康的多。

  景泰帝面无表情的瞟了儿子一眼,觉得他满口的白牙格外晃眼。

  怪了,景泰帝不由自主的用舌尖舔了舔门牙,自己每天也按时漱口洗牙,怎么没儿子的那么白?难道是...服侍的人不经心?

  施公公忽然感到一阵寒光掠过,等抬头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父皇~~~不过是父皇一句话的事儿。”十三继续腆着脸求景泰帝应允。

  季先生马上就会成为下一任的国子监祭酒,十三理所当然的提出想去国子监读书,只求父皇赐他个出身,叫人心知肚明但嘴上还不敢说不出来的那种,总之不能在学子们面前穿帮。

  京城可不是济南或潍县,认识十三的人不在少数,毕竟近几年中,在过年期间十三还是在人前露过脸儿的。好在那些人大部分都是朝之重臣或皇亲国戚,没事儿不会去国子监瞎晃悠,只要学子们不知道就行。

  景泰帝内心充满怨念,给朕当儿子这么丢人吗?为了去国子监念书,连爹娘都不要了。

  没错,十三想要一个勋贵子弟的身份够格读书,又不想以皇子的身份示人,且怕言官们参他结党营私,给父皇凭添许多麻烦。

  这样就不麻烦了?景泰帝听了这个奇葩要求,当场沉了脸就想暴走,小儿子给李华政当儿子当上瘾了吗!

  李华政就是国姓爷。

  “哼,”景泰帝从鼻子里挤出一句:“掩耳盗铃!”朕就不批,“老老实实的回宫,别整天想些没有用的!”

  十三耷落(la)了脑袋,早知道该等着大哥回来后一起来求的!

  五皇子外出公干,现在不在京城。

  景泰帝看到小儿子这副模样更来气,肿么,不能给李华政当儿子就这么失望吗!

  吃醋的父亲误会儿子了,十三只是不知道怎么跟好朋友解释,而且下意识里,十三怕露了真实身份会失去他们。

  勋贵和皇室完全是两个概念,现在三个人的确无话不谈,倘若自己恢复了皇子的身份,肯定会和他们渐行渐远,十三不敢拿自己看重的友谊去尝试这种不可抗逆的力量,况且还要长时间待在宫里,他可受不了这种束缚。

  “父皇...儿臣还没满十六呢。“十三小声嘀咕道。

  景泰帝一个菜刀眼甩过来,不满十六今年也十四了,离十六不过两年,有什么妨碍!

  “儿臣害怕...“虽然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但十三对于囧字眉的使用毫无压力,那表情简直就是在模仿金毛祈求主人的小眼神。

  哀兵之计,哀兵之计!景泰帝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但还是快速替儿子想起辙来。

  果然,儿女都是债啊。

  当天下午出宫的时候,李十三就有了新头衔,端亲王之子,以后就住在端亲王府。

  季昭雅不可思议的瞪着十三填写的入学表格,一口茶水差点儿喷到纸上,端亲王之子?还真敢写,端亲王是谁,不就是皇上登基之前的封号吗!我去,这是哄谁呢?皇上也真是...够宠儿子的!

  ******

  景泰二十二年正月初六,山东。

  北地的积雪还未消融,沿途都是白皑皑的一片,无甚好景。枯树枝子黑泥道,一路走来看不到半个人影,连树上的鸟巢都是空的。

  晴岚倚靠在车里的铺盖卷上,身上搭了一床小花被,病恹恹的抱着暖炉打瞌睡。

  昨日初葵到访,今日她像个被戳破的气球,浑身上下提不起半点儿力气。

  此刻她屁股里夹着厚厚的卫生绵纸——晒蓬松的棉花粘在鞋垫子形状的油纸上,再覆上一层棉布,与下面的油纸缝合——也不敢更换姿势,怕经血侧漏。

  旁边的潘二娘已经数落了她一路,嫌她太浪费东西!换一次绵纸就扔一条,潘二娘这会儿还在车里不停的缝卫生条呢。

  当然,从昨晚开始,潘二娘就没给过闺女好脸色。

  “过来!”潘二娘硬生生的将闺女喊到屋里,插上了房门。

  晴岚莫名其妙,瞬间开启搜索模式,到底哪里说错了或是没做好惹娘亲生气了?

  “脱裤子!”如果有相机,晴岚真想让娘亲看看自己的表情有多么严肃。

  晴岚呆懵,难道娘要打我屁股?不会吧...嘤嘤嘤嘤...人家都是举人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脸往哪儿搁啊!

  “快点!”潘二娘的嗓门有一种特别的震慑力。

  晴岚不情愿的往撩开裙子,扭扭捏捏的往下扯裤子。刚拖下棉裤就傻眼了,这是...

  一团鲜艳的血迹蔓延裆中,自己来初潮了。

  “换上!”潘二娘发出下一条指令。

  晴岚两个手指头捏着一条细细的,类似“丁”(字库)一样的东西不知所措,娘啊,你是不是该教教我怎么用?

  然而并没有,潘二娘觉得任务已完成,拍拍屁股走了。

  走了...留晴岚一个人在屋里对着月信袋子凌乱,这玩意儿到底怎么使的啊!

  潘二娘心里不好受,女儿成人了,意味着...意味着该给她寻婆家了,以后女儿就是别人家的了...唉...

  她娘的心思晴岚并不知道,一路上听着娘亲的数落自己也没精神反驳,想睡又睡不着,索性闭了眼假寐,脑袋里全是关于橡胶轮胎的买卖。

  自行车卖到京城,立马儿有人发现了它的好处,想仿做来卖,却找不到同样材质的轮胎。

  当然不可能找到,这个时候运一次橡胶有多困难,晴岚在胶澳接过一次船便深有体会,常人根本不敢想,况且有橡胶没技术也是白搭。

  鉴于此时的道路并不好走,晴岚将自行车轮胎全部做成实心的,免得频繁打气和更换。

  很多人垂涎橡胶轮胎的技术,但听说是皇家参与制作的,纷纷打了退堂鼓。

  但这并不代表权贵们会放弃更舒适的乘车环境,很快,晴岚收到了大量新订单——马车轮子。

  十三跟晴岚商议,这马车轮子的生意能不能做?

  “能!”晴岚很肯定的告诉十三轮子可以做,但不接受私人订制,轮子出厂必须尺寸大小都是统一的。

  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所谓的标准化生产,所以晴岚想从一开始就培养消费者的这种标准化理念。

  接了马车轮子,很快就有订单要求购买单独的自行车轮胎。

  自行车的骨架好模仿,这么明显的意图,十三想都不想就拒了。

  如果这单子推迟个五六年,说不定晴岚就会说服其他股东接下,但现在行业标准还没有树立起来,她不敢冒这个风险,要知道中国人的copy能力可是不弱的!

  正月初六先回济南收拾东西,到了初九,舒家再次出发,这回同行的还有师弟郭晓卿和井桓等上京赶考的举子。

  河北境内的路段不好走,一行人第二日中午才到达京城地界。

  众人都有各自投奔的去处,于是马车各奔东西。

  郭晓卿坚持要送舒家先到国子监,被舒老二力拒,分别之际,他再三重复了国子监的具体位置,叮嘱了半天才不放心的离去。

  一入城门,舒老二傻眼了,京城这么大,国子监该往哪处走啊?

  正月里街上的行人不多,舒老二寻了一个衣着干净朴素的老大娘问路。

  老太太操着一口京片子,囫囵囵儿的说了一通话,好在晴岚记性不错,将她指的方向记了个明白。

  然并卵,半个时辰后,马车在同一地点停了下来。

  原来那老太太指的路其实就是绕了一个大圈子,走来走去重新回到了老地方。

  舒老二气的骂了一句,晴岚也觉得那老太太不讲究,欺负她们这些外地人。想再找个人问问,又怕上当,可天色已经不早了,容不得她们再等下去。

  就在此时,从不远处的城门楼子进来两个少年,各自牵着一匹骏马。

  晴岚好奇的望过去,只一眼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走在前头的是一位穿红色骑装的少年,他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颀长腰背挺拔,艳色的衣裳和雪色的大氅衬得皮肤白皙如瓷,两道斜飞的英挺剑眉配着高挺的鼻梁,将五官分置的恰到好处;棱角不甚分明的脸沿俊美异常,略带一点点婴儿肥的下巴,美人尖随着说话的表情忽隐忽现,清冷的俊逸中平添了一份可爱之处;最令人难忘的是他的一双深邃的眼眸,彷佛被吸进去就再也逃不出来。

  美男!花美男!!!

  舒老二也看到了两人,还不等他有所动作,晴岚已经率先跳下了车。

  她像是被钩住了魂魄一般,径直走向那红衣少年。

  觉察到有人靠近自己,红衣少年也好奇的看向晴岚,一双漂亮的杏眼不期而至,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时间仿若静止了。

  晴岚盯着那双眼睛,连眨眼都忘记了,那双眼睛的主人目含笑意,清澈的眼底反射出一双痴迷的星眸。

  “你...有何事?”

  忽然,一个清朗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视,晴岚转过头,发现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少年,一张圆圆的苹果脸,红扑扑的挺讨喜。

  “(⊙o⊙)…”我要干什么来者?哦,对了,问路。

  晴岚不敢直视花美男的眼睛,看向两人的身后,清清嗓子道:“问路。”

  “...”两个少年都没说话,静等下文。

  “呃...国子监怎么走啊?”晴岚收回眼神,但依然不敢瞅花美男的眼睛,却又忍不住的想瞅。

  苹果脸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花美男,花美男开口道:“离此地有些远,我说了你能记住吗?”

  晴岚呆呆的点点头,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一个花美男而已,至于心脏跳的跟刚跑完百米跨栏似的么!

  花美男声音也特别好听,晴岚故意让他多重复了几遍,(▽)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偏生少年颜色好,叫人难抑不垂怜。

  指完路,两个少年上马而去,晴岚还在原地发呆,直到听到潘二娘喊自己,才擦了一把哈喇子往回走,脑海里满是那少年的音容笑貌,忽然,心头没由来的一阵失落,京城如此之大,以后再次相遇的可能几乎为零。

  晴岚爬上马车,盯着车窗的一角出神,一时间忽喜忽悲,她将自己这种复杂的情绪反应称之为:

  情窦初开。

  ******

  晴岚的新家在国子监附近的集贤街广文胡同,这宅子在晴岚名下,是十三送给晴岚考中举人的贺礼。

  路过国子监的时候,三个孩子趴在车窗上睁大眼睛使劲瞅,这就是大顺最高学府啊,晴岚生出了一种参观百年名校的肃穆之感。

  进了广文胡同,往里走第三个门就是,舒家的马车刚停好,大门就从里头开了。

  走出来一位表情严肃的中年男子,上前行礼道:“敢问是舒家老爷?”

  晴岚打量了那人一眼,这就是十三给自己找的管家了?

  晴岚入京两眼一抹黑,什么规矩都不懂,一切皆听从十三安排。听说此人是吴十的旧友,重伤后一直闲赋在家,身边又无妻子儿女,这才应了吴十来舒家作管,看这气场,等闲宵小根本不在话下。

  舒家人很满意,最开心的莫过于诰哥儿,师父的旧友,应该武功不低吧?

  认了人,舒老二问那人如何称呼。

  中年男子单膝跪地,“请老爷赐名。”

  舒老二瞅着闺女,快,起名。

  晴岚略思量了一番,对他道:“你觉得舒畅二字如何?”希望以后的日子能每天过的舒服畅快。

  “舒畅谢老爷赐名。”显然,即使晴岚给他起个狗蛋他也会欣然接受的。

  一家人开始卸行礼,舒畅力气很大,只用了两趟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了进去,看的诰哥儿眼冒金光。

  新宅子只有一进,但院子很深,再盖个前院也是宽松。

  天井洒扫的很干净,院子中央立着一棵大槐树,树干很粗,明宇和诰哥儿堪堪能合抱过来,树下是一口井,井边还摆着一套石桌石凳。

  五间正房一溜的玻璃窗,倒映着房前屋后的树影斑驳,左右各五间的厢房,跟正房的面积看起来差不多。

  后院也不小,两间抱厦对称相映,分别是厨房和茅房,院子后头还有一排后罩房,其中一间连着冰窖。

  晴岚对舒老二道:“爹,趁着天还冷咱们也存点儿冰吧。”
我在海贼接化发最新章节https://www.7017k.net/wozaihaizeijiehuaf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天才符咒师大凉镇抚司,开局扮演反派虚拟战士邪帝狂妃重生之王牌检察官最豪赘婿逆猎轮回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开局一首歌唱哭万千观众从雪豹开始进化